二氧化碳增加 導致作物營養減少?!

節能減碳是目前當紅議題,大氣中二氧化碳的濃度不斷增加,除了會造成溫室氣體效應全球暖化之外,事實上,二氧化碳的增加或許會以間接方式影響你我的健康,已有許多研究發現,食物中的營養成分在這數十年間不斷地在減少,隨之而來的是能夠在體內預防疾病發生的成分也會減少,甚至導致缺鐵性貧血或隱性飢餓,而其背後的因素就在於氣候變遷與二氧化碳濃度增加。   田野實驗發現,高濃度二氧化碳導致麥、米、玉米和大豆中的「鋅」和「鐵」等人體必需營養素含量顯著減少,也降低了蛋白質含量,進而影響人體營養攝取。研究主要作者哈佛大學環境衛生專家Samuel Myers教授說,「從健康觀點看,鐵和鋅是非常重要的營養素。」Samuel Myers說,全球20億人口有鋅和鐵攝取不足的問題,對於嬰兒和懷孕婦女來說尤其不利。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濃度升高,對於原本就相當嚴重的營養不良與公共健康問題來說,更是雪上加霜。雖然麥、米、玉米和大豆中的鋅和鐵含量相對不高,但在貧窮吃不起肉食的地區仍是主要營養來源。全球有60%以上約24億人口的鋅和鐵攝取量來自這些作物,其中有75%的人口住在孟加拉、伊拉克和阿爾及利亞。 通過光合作用,植物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後將其分解,然後利用這些碳進行生長。然而小麥和水稻等作物在暴露於更高濃度的二氧化碳時會產生更多的碳基化合物,從而導致碳水化合物含量更高。此外,隨著二氧化碳濃度的增加,作物吸收的水分減少。換句話說,從土壤中吸收的微量營養素也減少了。2018年發表在《科學進展》上的實驗表明,將 18 種不同類型的大米暴露在較高水平的二氧化碳中會降低它們的蛋白質、鐵、鋅和一些維生素 B 的含量,專家說,如果這種營養素持續下降,一些人缺乏某部分營養素的風險可能會增加,這反過來可能會降低他們保護自己免受慢性疾病侵害的能力。   雖然減少的幅度可以經由調整飲食、增加其他類型食物的攝取來補足,但對貧困國家的人民來說,米麥主食的營養成分減少將令原本就迫切的糧食危機更形惡化。對此,專家認為最好的因應辦法是針對作物進行基因改良,讓農作物即使在高二氧化碳環境下也能保有良好的營養價值。而若是科學手段不可行,就必須全面調整飲食內容,或是訴諸最終源頭,大幅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而我們能做的就是意識到這個問題,從身邊做起減碳減排。   資料來源: 環境資訊中心、數位時代、日本經濟新聞、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2022-06-22

不容忽視的海洋噪音汙染

你知道海洋噪音也會對動植物造成傷害嗎?根據歐美最新發表的期刊論文,強調海底噪音近年來不斷創下新高,而這些海底噪音,大部分都除了海浪、地震之外,人為製造的噪音更是嚴重,像是水下施工、船舶移動的螺旋槳等等,專家強調,應該要將螺旋槳換成噪音音量較小的端版螺旋,以及呼籲應該要重視海洋噪音危害,盡快訂出標準。   人為噪音已經成為海洋生物的一大干擾,根據「科學」(Science)期刊「人類世紀的海洋聲音景觀」論文,在2020年進行的海洋生態調查中,因當時全球60%的人口,都處在疫情封鎖下,海洋噪音下降了約20 %,可見人為製造噪音非常巨大。且水下噪音到達一定程度魚群就會避開,表示他們對噪音是很敏感的,不同的魚種,對聲音頻率的感知不盡相同,水下噪音對海洋生態帶來負面影響,會改變海洋生物行為、破壞聽覺器官、也可能影響繁殖行為,嚴重時,甚至可能造成生物死亡。   海洋大學振動噪音工程研究中心主任許榮均說:「在110到一120之間,這就是平常我們看到水下噪音的背景值,大概是這個數字,如果說有船隻經過,或者是船隻進港等等,這個數字就可能會到140上下,可能也會到一150」。海洋大學長期針對海底噪音進行檢測,實驗室中測得快艇的螺旋槳,產生的空泡就約有160分貝,若以海底噪音測得160分貝來換算,相當於空氣中環境噪音100分貝上下,這樣的音量,足以讓人耳朵受傷,何況在海底,受到的威脅不只如此。 噪音的增加使海洋哺乳動物難以檢測它們一般依賴的聲音頻率。一個例子是,聲音的侵入阻礙了幼小動物“反捕食行為”的發展,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通常這些幼小動物會利用其掠食者發出的噪音提示來逃避偵查或死亡。但是,如果人為噪聲污染掩蓋了捕食者的動作,則逃逸的機會將受到限制。海洋噪音異常大聲的另一個問題是,它們對哺乳動物的影響可能比對魚類的影響更長。大聲的噪音會永久破壞海洋哺乳動物內部聽力器官中的毛細胞,而在魚類中,這些毛細胞是會再生的。由於海洋哺乳動物依靠噪聲來確認環境,聽力受損會導致他們迷失方向。當聽到關於迷失方向的動物時,可能想到的一個例子是鯨魚擱淺。 2020年9月,澳大利亞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鯨魚擱淺事件。據報導,在Tasmania. Rescuers(塔斯馬尼亞島)的西海岸發現了450只領航鯨。救援人員設法拯救了108隻,但不得不對那些沒有生存希望的領航鯨實施安樂死。   人為噪音已經成為海洋生物的一大干擾,近十年,歐美各國也紛紛制定船舶水下噪音管制規範,呼籲應該重視海洋噪音危害,還給海洋生物一個寧靜舒適的生活環境。   資料來源: TVBS新聞網、台灣新生報、地中海亞洲海洋聯盟、中華新聞雲
2022-06-16

海豚竟然摩擦珊瑚來治療皮膚病?!

海豚智力之高舉世聞名,最新一項研究發現,海豚懂得辨別某些可分泌具特殊療效化學物質的珊瑚,透過以患處摩擦促其分泌藥液後治療身上的皮膚病。綜合外媒報導,最新發表在《iScience》雜誌的研究報告中,科學家經過長時間的觀察,確認海豚摩擦珊瑚的動作具有高目的性與選擇性,也就是說,患有皮膚病的海豚會選擇以患處摩擦那些有療效的特定珊瑚作為自療方式。   海豚的皮膚厚實、光滑且有彈性,但也容易出問題,如酵母菌和細菌感染、由痘病毒感染引起的疤痕或類似刺青的病灶等,而且全球暖化似乎加劇了這些問題。 自2009年以來,齊爾特納和他的團隊一直在調查紅海北部的360隻印太瓶鼻海豚(Indo-Pacific Bottlenose Dolphin,學名:Tursiops aduncus)。他們觀察到這些海豚會在睡醒後和睡覺前,排隊用身體摩擦珊瑚,就像在洗澡一樣。除了機械性的摩擦外,海豚還會使珊瑚蟲釋放出黏液。研究小組還注意到,海豚會選擇特定的珊瑚物種,並且會精心挑選要摩擦身體的哪些部位。他們在實驗室中對海豚偏好的48件珊瑚、海綿和珊瑚黏液樣本進行測試,包括柳珊瑚(gorgonian coral,學名:Rumphella aggregata)、皮革珊瑚 (leather coral,學名:Sarcophyton sp.)和海綿(sponge,學名:Ircini sp.)。結果發現至少17種具生物活性的代謝產物,它們具有抗菌、抗氧化和類似雌激素的特性,都可用於治療皮膚疾病。這份研究在上5月刊登於《iScience》期刊。雖然這些化合物不常用於人類或動物的抗生素中,但越來越多的研究顯示,某些珊瑚和海綿具有抗菌等藥用價值。「如果發生感染,這些代謝產物會很有幫助,」該研究的主要作者、德國基森大學(Justus Liebig University Giessen)分析化學師莫洛克(Gertrud Morlock)說,「如果海豚確實有皮膚感染,這些化合物可能具有治療作用。」 然而,一份令人震驚的報告發現,這些珊瑚群正處於大麻煩之中,在過去70年裡,我們的地球已經失去了50%的珊瑚礁總量。此外,由於不斷增加的碳排放和氣候變化的驅動行動,珊瑚白化事件正在上升, 珊瑚礁對於包括海豚和珊瑚蟲在內的成千上萬的水下物種的生存至關重要,我們有責任的用更多的行動來保護它們,以維持生物多樣性。   資料來源: 環境資訊中心、自由時報、每日頭條
2022-06-08

僅剩200隻!歐亞水獺面臨什麼危機

在金門每年入秋後至隔年春季為水獺的活躍期,加上地區近期因面臨50年來最嚴重的乾旱,許多湖塘水域乾涸,在棲地壓縮及繁殖季節的相互作用下,歐亞水獺較常遷徙移動。尤其在傍晚後到午夜前四處覓食,而人車仍頻繁活動時,就容易發生路殺憾事。建設處長陳祥麟表示,歐亞水獺在台灣本島已全面滅絕,目前僅存金門,數量稀少估計約200隻,近年來縣府委託專業團隊監測水獺生活動態,發現金門地區水獺雖早已習慣並生活在各類人工設施環境,但溪流中仍有許多早期不友善、過高或過陡的人工壩體等設施。   歐亞水獺在金門遭遇的威脅,主要來自人為開發導致棲地破壞、路殺及流浪動物攻擊。歐亞水獺對生存環境的要求高,需要足夠乾淨的水,及充足的魚蝦貝類作為食物,喜歡棲息在坡度較緩的水岸,兩旁需有茂密植被供其躲藏。且歐亞水獺的活動範圍廣,時常變換覓食區域,分布可達數十公里,因此水域的連結非常重要。過去金門的溪流、池塘、水庫與海岸等水域有一定的連結,讓水獺能順利地在水系中移動、覓食。然而,隨著建設開發,許多人造工程阻斷水域的串聯,造成水域破碎,且金門水資源缺乏,許多河道的水被抽取作農業灌溉,導致河道乾涸,上述原因迫使水獺必須經由陸地,遷移到新的棲地。「水獺的腳短,所以遇上水壩、或是人工的陡坡就無法順利通過,水獺只能繞道到馬路上冒險移動。」金門道路密度高,一旦道路過寬、駕駛沒有及時反映,穿越馬路的歐亞水獺便會遭車輛撞擊至死。根據統計,亞成體的水獺死亡比率較高,可能在經驗上仍不足,導致在棲息地間移動時容易遭遇意外。目前已在部分路段設立告示牌提醒駕駛注意,但金門仍有道路持續拓寬、改建,路殺的情形沒有明顯下降。而流浪動物也對水獺的生存造成不小威脅。「今年元旦有一隻歐亞水獺跑進學校,最後不幸死亡,經過檢查發現可能是被狗攻擊致死。」李玲玲說,通常一隻狗不見得打得過一隻水獺,可能是一群流浪狗才會造成較強的殺傷力。「我們也觀察到,若私人土地或養殖場附近有飼養看門的狗,水獺就不會去該處棲息。」此外,狗和水獺同屬於食肉目動物,有共通的傳染病,例如狂犬病、犬瘟熱等,水獺都有被感染的風險。 近年縣府針對水獺出沒熱點,除加強設置水獺友善階梯、導引網、告示牌等設施、也強化遊蕩犬貓捕獲作業,同時與在地社區合作共同巡守,及時發現並降低水獺的生存威脅。 建設處表示,將檢討並釐清路殺可能原因,強化機關單位間橫向聯繫,改善棲地環境,並評估以生態廊道、涵管、或加設施工圍籬等相關導引友善設施增加水域棲地的連通性,避免再次發生路殺憾事   資料來源: 環境資訊中心、林務局、ETtoday寵物雲
2022-06-02

毛小孩加入環保行列 邊散步邊撿垃圾

近年來全球環保意識抬頭,不少民眾都會參與淨灘等活動,或自發地收拾環境中的垃圾,而這個習慣不少毛小孩也一起加入囉!   根據大陸的《央廣網》報導,重慶的巴南區,有隻每天早晚都到河邊散步的狗狗「財財」,會把河裡的寶特瓶等垃圾叼上岸,這幾年來已經撿拾超過2800個寶特瓶,是當地的環保小尖兵。財財會在巴南區濱江路附近的江邊,義無反顧地躍入江中,把漂浮在江面的礦泉水瓶、樹枝等垃圾,用嘴咬上了岸或是交到主人手中,根據財財的主人,71歲退休教師梁道達表示,「我們每次到長江邊散步,財財只要發現長江邊上有垃圾,它就馬上躍入江水中,把垃圾撿起來交給我們,我們就對垃圾進行分類處理」。他在2018年開始飼養財財,3個月後,他發現財財特別喜歡撿長江邊上的垃圾,於是開始訓練牠。到了冬天天氣轉涼時梁道達老師夫婦擔心財財會感冒,他們會細心將牠身上的水擦乾,並換上專屬於財財的衣服保暖。 而在美國亞利桑那州一隻8歲的狗狗Chipper,非常喜歡戶外活動,平時和主人出門散步、爬山或划船時,總是忙著撿地上的寶特瓶、空鋁罐和各種被人丟棄的垃圾,幫助環境變得更乾淨整潔,是當地負責任的「環保小尖兵」。Chipper的主人Katie Pollak表示:「幾年前Chipper剛來到我們家時,我就發現牠對撿塑膠瓶非常有興趣,每次Chipper只要撿回一個寶特瓶,我就會給牠獎勵並鼓勵牠,牠也激勵我做同樣的事情,我現在比以前還要常出門撿垃圾,我們就像一個團隊一樣!」Chipper獨特的興趣吸引了將近三萬名粉絲的追蹤,也讓牠在當地小有名氣,Katie笑說:「時常有人在路上看見Chipper就會立刻跑過來和牠打招呼,並看看牠是如何維護環境整潔的。」Katie有時候也會帶她的另一隻狗狗Quinci與Chipper一同和朋友見面,對該地區進行「大掃除」,許多朋友也是環保團體WIld Keepers的成員,他們誓言2023年前要收集一百萬磅的垃圾,從2016年到現在已經收集了二十萬磅,並持續地努力為環境和地球貢獻一份心力。   英國80歲的退休水電工Alfie Kitson 5年前收養了一隻西班牙沃倫獵犬Millie,他教導Millie一項絕活,只要指著地上的垃圾,對著牠說「把它丟進垃圾桶」,Millie就會把垃圾叼起來,放進鄰近的公用垃圾桶。Kitson 5年前收養Millie,當時8個月大的牠被發現在吊在樹上的塑膠袋,和妻子正值空巢期的Kitson把牠帶回家收編。有次他看到一名軍人在公園訓練狗表演特技,啟發他訓練Millie的靈感。Kitson時常讓Millie在街頭展現牠的「清道夫」絕技,他表示自己和Millie都很喜歡這麼做,能夠享受掌聲,也能讓城市變得乾淨整潔。Kitson說環保意識是個熱門議題,希望他們可以盡一己之力幫忙清理街上的塑膠和廢棄物。   除了以上的3隻狗狗,在其他國家,也有不少飼主利用狗狗喜歡咬寶特瓶的習慣,趁機讓狗狗一起加入收拾垃圾的行列!也鼓勵飼主在日常的遛狗活動中和毛小孩撿起一些垃圾,讓這個行動融入日常生活,隨手做環保。   資料來源: CTWANT、Today Show、udn新聞網
2022-05-27

神話之鳥黑尾鷗 重返馬祖東引繁殖

相隔10年,黑尾鷗又重返馬祖東引鄉安東坑道近海,馬祖鳥會最近發現繁衍黑尾鷗族群的蹤影,興奮不已;馬祖鳥會理事長王建華表示,東引鄉是目前發現鷗尾鷗在北半球最南的繁殖地,2012年黑尾鷗因在安東坑道繁殖地點被打擾,使得黑尾鷗繁殖計畫失敗。東引鄉親這10年未見黑尾鷗在安東坑道繁殖,今年有「馬祖鳥神」之稱的馬祖鳥會理事林利中在安東坑道面向東引燈塔射口之峭壁發現黑尾鷗已經在繁殖,有久別重逢的喜悅。   黑尾鷗是一種中型海鷗,身長大概45公分,翼展大概126至128公分,這種雀鳥聚居於東亞地區,當中包括中國大陸、台灣、日本和韓國,也會到阿拉斯加至北美洲東北部分一帶漂泊。黑尾鷗長有黃色的腳,鳥喙末端上有紅色的斑點及黑色環帶、腰尾白、冬季頭頂及頸背具深色斑。幼鳥多為褐色,臉部色淺,嘴粉紅而端黑、尾黑,需要4年才羽翼豐盛達至成長期。顧名思義,黑尾鷗擁有一條黑色的尾巴,牠們會發出像貓叫的哀怨叫聲,所以在日本被稱作「海貓」,在韓國則稱為「貓鷗」。黑尾鷗的主要食糧為細小的魚類、軟體動物、甲殼類海產與其內臟,牠們經常跟著船隻與漁艇覓食,也會從其他海鳥那偷取食物。每年4月中旬,黑尾鷗會連群結隊地築巢,在6月上旬會生2至3顆蛋,孵卵期為24天。 黑尾鷗曾經是鷗科鳥類最為稀少的一種,根據2000年國際鳥盟所出版的「THREATENED BIRDS OF THE WORLD」一書估計,當時全世界的數量少於50隻;所以在鳥類紅皮書中被列為「有瀕臨絕種危險」等級。黑尾鷗在1863被人類命名,至今將近160年,以往曾經在中國的黃河三角洲、廣東,泰國,沙勞越,摩鹿加群島的哈馬赫拉和菲律賓有採集或觀察紀錄。而確定被採集或觀察過的總隻數也不過37隻,除了外觀外,各地學者對牠們了解有限,像分布範圍、生態習性、繁殖行為等幾乎都沒有資料。黑尾鷗上一次沒有爭議的紀錄是在1937年,地點是山東省的青島,當時紀錄共有21隻,其中2隻被採集製成標本,目前存放於北京的中國科學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標本館中。其後有人宣稱曾看見黑尾鷗的紀錄包括1978及1991年在黃河三角洲,1980年在泰國及沙勞越,但這些報告都無法被確定,因而大部份的文獻及學者專家都認為黑尾鷗可能已經絕種。黑尾鷗自命名以來,比較確定的觀察紀錄只有5筆,曾有長達60年時間無人發現,累積的文獻描述也十分有限,神秘的程度不亞於神話中的鳳凰,於是黑尾鷗被國際研究燕鷗的學者形容為「神話之鳥」。   夏天來到馬祖追藍眼淚之餘,絕對不能漏掉季節限定的賞鷗行程,無論是牠們無人島上齊聚休憩、群起飛舞,或是東引岩壁上黑尾鷗巢中孵蛋的可愛模樣,絕對是旅行中最精彩的景象,記得賞鷗時盡量不要發出聲音、靜靜觀賞,由於牠們很容易受到驚嚇,所以記得「要安靜、不要驚擾」,讚嘆的同時也要記得尊重牠們的生存環境喔!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維基百科、交通部觀光局馬祖國家風景區、ETtoday旅遊雲
2022-05-20

固體再生燃料 廢棄物循環利用

隨著物質生活提升,近年來不論是一般廢棄物或事業廢棄物,都以指數型的數字上升;2021年,台灣的一般廢棄物,也就是我們每個人所產生的垃圾,總量正式超過1千萬噸,是近20年來最高;而事業廢棄物在2020年也超過2千萬噸,更有6百多萬噸的事業廢棄物,由於無處可去,暫存在廠區裡面。我們見到,台灣已然吃緊的焚化、掩埋量能確實是越來越捉襟見肘,更糟的是,不肖廠商將廢棄物隨意棄置的案例,也是屢見不鮮,而這些棄置都可能造成土地的嚴重傷害,更要花費數倍的金額、時間才能夠復原。   近20多年來,歐洲、日本等先進國家,為了解決國內日益嚴重的垃圾問題,同時開拓新的低碳再生能源來源,提出了以固體再生燃料(SRF, Solid recovered fuel)替代石化燃料提供電力與熱能的方案。我國SRF由塑料與生質物,如廢紙、木材與其他木質纖維廢棄物等非有害且具適燃性物質回收轉製,具有低環境衝擊、低燃料成本、並可應用於高能源效率鍋爐及燃燒設施等三大優勢,相較於煤炭,SRF作為燃料更能達成減碳之效。此外,將適燃性廢棄物分離製成SRF做為工業鍋爐燃料使用,也可減少現有焚化爐負荷。因此,環保署制訂「固體再生燃料製造技術指引與品質規範」,以確保SRF品質,也同步訂定「廢棄物燃料化推動目標」,預計於110年達到廢棄物燃料化39萬公噸,112年達到47萬公噸,逐年提高我國廢棄物燃料化數量。 歐盟國家SRF主要用於專燒爐(48.6%)、水泥窯(40.3%)或與鍋爐其他燃料混燒(7.6%),其中水泥製造業所用的替代燃料中,有29%來自回收石化製品廢棄物製成燃料、15%來自生質燃料,合計SRF占了44%,為不能忽略的一大部分。在日本,主要來自事業廢棄物,以塑膠與紙張纖維為主要組成的衍生燃料(RPF,Refuse derived paper and plastics densified fuel),2020年之市場預估年需求量為1.5百萬公噸,預估2021年將達1.55百萬公噸之年需求量,目前年產可達1.4百萬公噸,可見其受歡迎程度。韓國的生活垃圾,亦有70%以上製作成SRF,並主要用於發電用途。   環保署表示,為提升國內業者使用SRF作為燃料的意願,積極推動灰渣再利用、產業使用再生能源等獎勵措施,也期盼透過拋磚引玉,鼓勵企業加入綠色轉型,共同打造兼具資源循環及降低環境衝擊的產業環境。   資料來源: 今周刊、行政院環保署、行政院
2022-05-13

創意變色標籤 搶救超市裡的剩食

每次清冰箱,看到過期或是不想吃的食物就會順手丟掉,但其實台灣已經面對非常嚴重的剩食危機。根據社會局資料顯示,台灣每年約浪費69萬噸的食物,為了改善這個問題,臺北科技大學的學生就設計了會變色的剩食標籤,這款標籤會隨著保存期限的接近改變顏色及折扣,而且還能只要浸泡熱水就能重複使用。   為了避免原料浪費,生鮮超市會推銷臨近保質期的生鮮產品,但經常看到超市工作人員需要在固定的時間點手動黏貼折扣貼紙,以推廣臨近保質期的產品,這個過程既費時又費力,如果打折的顏色可以按照設定的時間在同一張標籤上更換,就不需要重複貼標籤了,於是這群臺北科技大學的學生想到了變色墨水技術。   「Barcodiscount」變色標籤會在特定時間範圍內隨時間段變色,通過時間和顏色提供的折扣發生變化,部分條碼將消失,以減少管理流程,結賬時,櫃檯工作人員直接掃描折扣價,後台補貨系統可以通過類似的條碼匯總商品的庫存餘額,在設計理念中,在手持貼標機貼標的同時啟動計時,底層沒有折扣,變成20%的折扣。上層是透明的,變成白色背景,上面寫著 40% off,同時覆蓋了底層,Barcodiscount只需一張貼紙,減輕員工的工作負擔,提高效率。 通過小標籤的整合解決消費者、收銀、補貨、系統後台管理,消除每個用戶的問題。第一個問題是工作人員將折扣標籤貼在貨架前需要一段時間,導致消費者等待工作完成後再購買。二是結賬時店員忘記輸入折扣,造成退款手續麻煩。我們回顧了相關文獻。88% 的顧客會從貨架上購買保質期較長的商品,導致接近保質期的商品因過期而被浪費,結果顯示,四分之一的客戶受訪者“我認為有動機”購買打折產品。購買打折商品平均減少了 33% 的浪費,收入平均增長 6.3%。在此方面安排了不同的設定,以最大限度地“折扣”,並使其清晰。,在變色技術方面,我們利用台灣現有技術進行定時變色生產。但是,很難實現雙層變化和印刷。現在我們在重疊色塊區域做一個固定的單色變化,實現兩種顏色變化的效果。   這項設計得到了德國iF設計獎評審團的肯定,德國iF設計獎被譽為「設計界奧斯卡」,而剩食標籤就是全球七組首獎作品中台灣唯一的獲獎作品。德國iF設計獎的評審表示:「這項設計為食品零售的兩大難題,一方面能讓即期商品更有機會被賣掉,另外也能簡化物流和資訊管理。」   資料來源: ELLE、James Dyson Award
2022-05-06

口罩丟掉後去哪了呢?廢棄口罩再利用

根據《環境科學與技術》(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journal)雜誌的一份報告指出,全球每月使用的一次性口罩高達1940億個,這也代表一個月會被丟棄的口罩,實質上就是近2000億個之多。由於口罩的材料一般是不織布,除了不織布外,還有活性炭等材質,這些合成的成分主要是聚丙烯(Polypropylene)與聚乙烯(polyethylene),不僅無法自然分解,還對動物有極大的傷害。   在世界各地的潛水客回報當中,不少國家都已經在海底下發現口罩廢棄物,這些口罩對海中生物已經產生極大危害,還有許多被沖刷至岸上,成了目前沙灘垃圾的大宗。目前許多野生動物已經明確感受到塑膠垃圾增加對其棲地的影響,根據科學家所設定的追蹤紀錄,直至2021年7月為止,共有61起動物被疫情相關的塑膠致死或受傷的紀錄,最廣為人知的是在加拿大有個裹著口罩飛行的知更鳥、海鷗的雙腿也被口罩纏繞,令人不忍。   因此不少研究人員正想辦法再利用廢棄口罩,義大利設計師 Tobia Zambotti他把廢棄口罩做成羽絨衣。遠看這件冰藍色的羽絨衣,可能只覺得顏色特別,蓬鬆鬆的看起來也很暖和。近看才會發現,填充物不是鴨絨鵝絨,而是許多用過的口罩。2021年 8 月,Zambotti 收集約 1,500 片散落冰島街頭的口罩,放進密封塑膠袋一個月,並用臭氧徹底消毒後,「原料」運送到芬蘭時裝設計專業學生 Aleksi Saastamoinen,做出這件不平凡的羽絨外套。Zambotti 和 Saastamoinen 命名為「Coat-19」,特別用半透明防水材料外層,希望清晰可見的口罩提醒大家注意「疫情造成的荒謬環境污染問題」。 總部位於英國卡地夫(Cardiff)的熱壓縮集團(Thermal Compaction Group),日前推出一款壓縮機。這壓縮機能把回收後的防護衣、外科口罩融化壓縮成藍色厚板,用於庭院桌椅。   美國新澤西州翠登(Trenton)的TerraCycle則販售一款要價88美元(約新台幣2500元),名為「零浪費箱」(zero waste box)的拋棄式口罩回收箱。民眾可以把髒口罩丟到零浪費箱中,接著這些口罩會被送至工廠再製造成塑膠顆粒,最後賣給其他想做長椅、地板材料及貨運棧板的公司。   法國資源回收公司Tri-o et Greenwishes則以每月250歐元(約新台幣8500元)的起跳費用收集業者,例如巴黎各大醫院、法國電視一台(TF1)等的髒口罩。Tri-o et Greenwishes會把這些髒口罩以消毒劑、紫外線燈消毒後,再交給其他廠商切碎、消毒和抽取聚丙烯。最後,這些聚丙烯可再製造成小圓粒,用於汽車踏墊或其他塑膠零件。   隨著全球疫情陣線拉長,我們還將與口罩共存較長一段時間。不管是探索回收方案,還是尋找更佳的替代原料,每月丟棄大量口罩帶來的污染問題,是時候該被正視了。   資料來源: 遠見雜誌、TechNews、ifanr
2022-04-29

2022世界地球日 投資我們的星球

2021年7月,是全球142年來最熱的一年,創紀錄的洪水、乾旱、熱浪和寒流等極端氣候,敲響了地球的警鐘,而台灣過去110年來,年均溫已經上升1.6°C。學者指出,未來台灣這座島嶼將持續加溫,夏季日數增長、冬季日數減少,到世紀末之前,台灣就會失去冬天。面對氣候緊急狀態,還有逆轉的機會嗎?有沒有緩解的方法?2022年是地球日52週年,地球日總部(Earth Day Network)以「投資我們的星球」(Invest in our planet)為主題,呼籲各界採取氣候行動——企業採取永續政策與低碳轉型,政府制定永續政策和法令,而我們更是驅動社會轉型的力量,透過落實綠色消費,選擇對環境友善且願意展開減碳行動的品牌,將能夠督促生產者改變對待環境的方式。   「世界地球日」以保護環境、打造更美好的地球為宗旨,不過守護環境相關的議題眾多,因此每年地球日總部(Earth Day Network)都會設定不同主題,2020年正好邁入第50周年,當年的主題為「氣候行動」,2021年為「修復我們的地球」。今年「世界地球日」主題是「投資我們的星球」(Invest in Our Planet),呼籲各界共同採取氣候行動,政府制定永續政策和法令,企業落實永續政策與低碳轉型,而每個人則可發揮自身力量,透過落實綠色消費,選擇對環境友善且願意展開減碳行動的品牌,將能督促生產者改變對待環境的方式。就像知名作家與教育家安娜.拉佩(Anna Lappe)的名言:「你的每一次消費,都在為你理想中的世界投票」,若能更有意識地消費,在購買前重新思考是否真的需要,更加認識我們購買產品對於自己、社會與環境的影響,會發現其實每一天,都在慢慢讓這個世界成為更好的樣貌。同時今年「世界地球日」也倡議52項綠行動,最重要是民眾行為模式的改變,「綠色飲食」、「綠色消費」、「綠色旅遊」、「綠色居家」、「綠色辦公」,以及民間團體推動的各項環境議題活動。 每個人的所作所為,都會對自然生態系統、企業、政府的氣候行動產生巨大的連鎖反應。透過個人的選擇、公民行動以及人際互動表達心聲,展現簡單且有效的力量。1990年末出生的年輕世代之中,有高達45%的人會基於道德因素或永續的考量,而停止購買某些品牌。我們有能力支持那些透過積極行動、採取「氣候友善」投資來實踐環境保護的企業,例如:選購環境友善的商品,督促生產者改變對待環境的方式。雖然時間非常有限,但趁還來得及解決氣候危機,抓緊修復自然的時機,我們還有機會走向富足且永續的未來,並為孩子和萬物投資一座健康的星球。   資料來源: 台灣地球日、人間福報、環境資訊中心
2022-04-29